他很难接近

2021-03-31 05:34

赵少麟在江苏的仕途,真正起步于1982年。这一年8月,36岁的赵少麟成为共青团江苏省南京市委书记。此后,其在官场一路升迁,在南京、原淮阴市等地先后担任市委副书记、市委书记等职务,并最终官至江苏省委秘书长,并于2000年3月进入江苏省委常委序列。

法晚记者注意到,赵少麟是他们中退休或退居二线时间最长的一位。

因为无论是途经北京、深圳、香港还是在美国,都有人来找赵少麟。“除了必须参加的一些考察,考察团的集体活动赵少麟从未参加,都有人请他出去单独活动。”季老回忆。

同一天,在与江苏省委大院毗邻的天津新村社区,一位从省委办公厅退休的干部向法晚记者介绍,赵少麟在省委机关干部中的口碑很差,“不办实事”。

据季老介绍,在出国考察途中,他曾和赵少麟讨论有关农委的工作。“我问他,你觉得农委这个单位怎么样?”季老回忆,“你知道他怎么说吗?他竟然说像农委这种单位就该撤销掉。”

2004年,住在其中一个院子内的时任江苏省委常委、组织部长徐国健“落马”。10年后,隔壁院子的主人、曾与徐国健同期进入省委常委序列的老邻居——退休已8年的江苏省委原秘书长赵少麟,也步其后尘。

《法制晚报》记者采访获悉,仕途从未离开过江苏的赵少麟,在江苏省内特别是省委干部群体中口碑很差。据多位江苏省委老干部透露,赵少麟在省委任职期间,善搞关系,只看上不看下,“不办实事”。

季老问其原因,而赵少麟的回答更让他觉得难以理解。“赵少麟说这种单位没有权,也没有利,大事定不下来,小事也办不了,就该撤销。”

退休之前,在江苏省委工作的赵少麟,就住在南京市傅厚岗一处僻静的巷子内。在这条巷子口,有3处独院,赵少麟的家,是中间的院子,如今已是大门紧闭。

2014年10月24日,在江苏省老干部活动中心,一位和赵少麟及其家人熟悉的老干部向法晚记者介绍,赵少麟并不合群,因为“一般干部他瞧不上”。

另一位从省委办公厅退休的老干部也介绍,赵少麟当了这么多年省委秘书长,办公厅的工作是他来负责,但他很少关心大家的工作开展情况,“只向上不向下”。

不过,退休并不等于“平安着陆”。《中国纪检监察报》题为《官员退休等于“平安着陆”的美梦该醒了》的报道称,自党的十八大以来,不少退休或退居二线的官员被调查。仅副省级及以上高官便有倪发科、郭永祥、陈柏槐、阳宝华、徐才厚、周永康、赵少麟等人。

法晚记者在江苏采访时了解到,赵少麟在江苏省委工作时,在普通干部群体中口碑很差。“不办实事只搞关系”是对其最多的评价。

赵少麟也是中央巡视组到江苏开展巡视工作后首个被查的“老虎”。

季老回忆,赵少麟在南京担任市委副书记一职时,分管农业工作。有一次,江苏省组织省、市干部赴美国考察,赵少麟和季老都是考察团成员。

傅厚岗社区的工作人员也向法晚记者介绍,赵少麟退休后,从未参加过社区内的老干部活动。此外,依据惯例,每年春节,街道、居委会都会看望省里的老干部,近几年来赵少麟家经常没人,包括去年春节。

据《法治周末》和《齐鲁晚报》报道,其儿子赵晋已经于今年7月在天津被有关部门带走,赵少麟被查有可能是被其儿子“坑爹”。

两报报道称,赵晋在天津负责开发的多个项目普遍存在擅自增加楼房层数,将卧室处理成“飘窗”、“装饰性阳台”的计算方法,无限制扩大容积率,牟取暴利。

赵少麟在南京担任市委副书记期间,曾就其分管的农业工作发表看法:“像农委这种单位,既没权又没利,就该撤销掉。”对此,有江苏省委老干部直言其“不务正业”。

赵晋被带走后,《法治周末》报道称,赵晋在天津政界的许多关系都是依靠其父亲赵少麟的关系建立起来的。

据这位干部介绍,赵少麟在省委担任秘书长时,给大家的感觉就是不太随和。“不像其他一些秘书长,大家见面还能聊聊天,他和干部们很难融入在一起。”这位干部说,“大家在机关一起工作这么多年,说实话,他很难接近。”

与赵少麟家一墙之隔,曾住过原江苏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徐国健。2006年他以受贿罪被判处死缓,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法晚记者注意到,当江苏省委召开领导干部会议,宣布执行中央纪委关于给予徐国健“双开”处分的决定时,赵少麟也参加了此次会议。

在天津采访时,曾有天津房地产业人士向法晚记者透露,赵晋和7月“落马”的天津市政协副主席、市公安局局长武长顺的亲属有合作,且关系密切。

两报此前报道称,今年7月初,天津高盛地产和天津汇景地产的高管被有关部门控制,其中就包括赵晋。而这两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均为赵晋。

赵少麟的简历信息显示,其仕途从未离开过江苏省。1970年9月开始,从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原子工程系毕业的赵少麟,进入南京大桥机器厂,当过工人、厂技术科技术员,后成为该厂党委副书记。

赵少麟在南京的家如今已是大门紧闭 摄/法制晚报深度记者 王楠

赵少麟的简历信息还显示,其今年已经68岁,早在2006年便已退休。虽然其退休后曾在中国老龄事业发展基金会任第一副理事长,但其已经退居二线长达8年之久。

“他们很会钻法律的空子,我们起诉的时候公司还存在,起诉中公司就注销了。”曾经起诉赵晋公司拖欠空调款一案的代理律师付启源告诉法晚记者。

季老回忆,自己和赵少麟一起随省考察团去美国考察时,一路上最大的感受就是,赵少麟的关系“不一般”。

季进老先生曾在江苏省委从事农村、农业政策研究工作,其曾和赵少麟有过多次接触。

住在另一个院子的老干部家属向法晚记者介绍,自2006年后,很少见到赵少麟在家。

2014年10月27日,深秋的南京,大风降温。鼓楼区傅厚岗一处僻静的巷子内,环卫工人正在清扫满地的落叶。

季老说,“通过那一次接触,我就觉得,这个人根本没用心在工作上,只看重权势,以后碰到时很少再和他说话。”

退休8年后被查,老“老虎”赵少麟没能“平安着陆”。而他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的具体情况,中央纪委官网并未披露。

2014年10月27日,在赵晋所住的傅厚岗28号院,有江苏省委老干部向法晚记者表示,从中央纪委关于赵少麟被查的宣布信息看,其还是在江苏任职时有问题。

季进老先生也向法晚记者透露,赵少麟最大的“爱好”,就是搞关系,而且不止是在江苏省内。

中央纪委监察部10月11日下午4时58分在其官网宣布,赵少麟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这位老干部还向法晚记者透露,赵少麟身居高位时,曾通过自己的关系帮助其儿子开发房地产。据其透露,赵晋和苏州一些企业家关系密切,其儿子赵晋搞房地产也是从苏州起步。

事情过去这么多年,现在回想起那次对话,季老还很气愤。“我当时觉得难以置信,作为分管农业的市委副书记,如此看待农业工作,简直就是‘不务正业’。”

Return to Top